烟锁长安愁。

正片_乔一帆军装
cn  松子
微博  松子_gin

唔发几张正片。不知道有没有小天使喜欢

犹恐相逢是梦中【51/100】

因为精神状态不太好这篇拖了有点久…很抱歉
感觉剧情有点潦草还是烂尾。(内心绝望)
好了希望大家可以喜欢

2017扁庄扁百日活动统一账号:


  药鱼百日第51日。古代玄幻,一个有些潦草的小故事(原谅我烂尾王)


  庄周是梦蝶变成的妖怪,他会带给人们好梦
  最近,他总是到一个梦里。
  红色,漫天的红色刺痛了他的双眼。一个用围巾挡住脸,皮肤泛着蓝色的人背着药箱,脸上的表情看不真切。讥笑,讽刺,尖叫,求饶的声围绕着他。
  一直走一直走,这个梦没有尽头
  直到醒来


  庄周无法改变这个梦。
  他从未遇到过这种情况,心中十分害怕。他想逃离这里,却无法脱身
  委屈。酸涩的感觉令他通红了眼眶
  庄周闭上眼抬起头。不能哭,对!不能哭!


  起初,他不敢接触那个怪人,那个人眼里的空洞像一轮漩涡,令人窒息
  庄周受不了了,他想要离开这里。世界上还有那么多美丽的梦境等着他探索,他要知道怎么回事。
  他气势汹汹的走上前拍了拍那个人的肩膀“喂!”他回过头,深色的瞳孔毫无波澜,令人心惊
  庄周瞬间泄气,又委屈的红了眼眶。“你…你叫什么名字啊…”细声细气的,有些小小的,探知的意味。像是对世界充满了好奇的新生的小奶猫
  意料之中的,并没有回答
  “好嘛…”庄周瘪瘪嘴,他能感觉到,这个浑身散发着不友好气息的人,对他没有恶意
  他大着胆子走上前“你家在哪里啊?”“你怎么不说话?”“这里为什么都是红色的啊…”他的问题有点多,絮絮叨叨的。尽管身边的人神色并没有改变,庄周却能感受到,他在听,并没有不耐烦
  是个温柔的人呢


  发现没办法离开这个人的梦境,他只好每天很在这个人身后,讲他所见过的东西,听过有趣的事。
  这个人最近做梦的时间越来越长了呢。庄周有些担心的想


  在庄周和这个人讲他净化的第121个梦的时候“扁鹊”他的声音戛然而止。“什么?”他转头,眼神亮晶晶的,像讨要吃食的小动物。“扁鹊”那人的眼里,有了一些温度,而沉浸在喜悦里的庄周并没有看见


  扁鹊,嘿。庄周醒来后无数遍的念着这个名字,心中泛了甜味
  果然是个温柔的人呢


  庄周开始打听这个名字,却得知了很多他意想不到的东西
  扁鹊,江湖上最具盛名的大夫。却是毒医,他很少救人,一手用毒的技巧出神入化,行踪诡秘不定,风评十分的不好,却令一些人闻风丧胆
  怎么会呢?庄周是不信的
  他要去郑国找他


  这段路途并不是很远,只是庄周途中却被除妖师发现了,磕磕绊绊的,但到底是走到了
  怎么找到扁鹊呢?他不知道
  但是…他真的很困了…那就……睡一会儿吧?……


  庄周再醒来的时候,面前已经是特制的铁笼了。
  怎么会?我被抓起来了吗?我会不会再也见不到他了?……无数杂乱的念头涌入他的脑中
  只有一个念头越发强烈,
  想要,见到他。


  最近,渤海郡有个大消息。有个妖怪要被火葬了!
  “这听说啊,是个极其漂亮的妖怪,擅长入梦呢”
  “这么可怕!居然在梦中杀人!这妖物活该被烧死”
  “可不是吗!”
  ……
  人们的议论声传入扁鹊的耳中,他的眼中从未有过的掀起怒火
  他记得那个人在和他说起可以帮助别人的时候,语气中的欢快和自豪。像一块蓝水晶,散发着纯净美丽的光。
  照亮了别人…和他
  梦蝶这种妖怪如何,除妖师又怎会不知道呢?
  这股怒火,在看见火顺着衣角爬上庄周脸庞时达到了顶点


  他虚弱极了,头上透明的蝴蝶也垂下了翅膀,像蓝宝石一样的眼睛此时紧紧的闭着
  火慢慢的爬上了他的后颈。很疼,疼的他哭了出来。他不知道他做错了什么,他并不怪那些人
  只是…还没有见到他


  扁鹊抱着奄奄一息的庄周离开了。
  直到最后,庄周也眼带笑意“我终于找到你了…”
  “我们离开这里好不好…我带你离开好不好……”带着颤抖的哭腔
  “好”


  “故事到这里就结束啦!”蓝色头发的青年欢快的语调
  “哎——之后呢!之后怎么样了啊!!”听故事的人不乐意了,吵嚷着要听续集
  蓝色头发的青年眼神温柔的看着坐在自己身边,一言不发的男人
  “之后啊,他们很幸福”
 


                                                        END

大骑士和小王子 (一)

今天和老婆大人百天啦!于是码了个我们的皮上小短文。(真是超级短小)
顺便悄咪咪求个祝福!

——————————————

   街上没有行人的时候,这里是最热闹的。纸醉金迷,酒池肉林。我喜欢在下班的时候来这里喝一杯,看着舞池里有些疯狂的人影,笑着想些什么。
  直到那天。
  和往常一样,我点了一杯whiskey,轻轻抿了一口慢悠悠的走向角落里我专属的位置。
  “Wow,surprise~”我晃着手里琥珀色的酒,笑的有些轻浮。
  我眯着眼快速的打量他,真是个可爱的小朋友。穿着普通的校服,眉眼清秀,柔软微长的一边刘海轻轻撩在耳后,微微上挑的桃花眼无形的勾人。装作自然的坐在沙发上,手上端着柠檬水掩饰眼中流露出的些许慌乱。
  他是不属于这里的人。我收起笑容坐在他身边,感觉到他突然僵硬起来的肩膀。手里的酒透过灯光好像微微发着光
   哎呀。真可爱

药鱼——征兆令

从一个大大的手书来的灵感qwq
第一次写,文烂,有ooc求轻喷

  “李白?李白!!!李白你不能死!!!!你醒一醒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是庄周第一次看见扁鹊这么歇斯底里,也是第一次看见他哭
  “都是我的错,是我治不了他……是我太没用了…”
  想伸手安慰,又触电般的收回来,楞楞的看着他
 
  如果是我呢…

  扁鹊在家里待了整整一个星期没有出门
  庄周,在扁鹊家门口站了一个星期不曾挪动脚步。
  扁鹊家门口有一片樱花林,他曾笑着对他说要每救治一人便栽一颗樱花树,总有一天要把这里变成万里樱花林。
  是三月,风吹过带起一片樱花。落在庄周挺直的肩上。
  像千钧重担。

  等扁鹊再出门时,门口只留一封
         ——征兆令
  那个,李白曾去过的地方

  扁鹊再见到庄周时。
  暗红爬上了他的发梢,脸庞,宽大的袖子早就看不清本来的样子。座下的鲲,鲜血淋漓。
  他似乎看到了
  转头一笑
  瘦弱的身形摇摇欲坠,眼中却好像缀满了星光
 
这是庄周第二次看到扁鹊哭,也是最后一次
  他笑着握住他的手

  “好啦,我知道了”

他张开手
  是残破的樱瓣